首页 > 其他小说 > 猫猫我啊,养两脚兽捏 >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目录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琴酒他进了一趟警察局,还是以‘乱丢垃圾’这种理由?”

    “对。”

    外交官应道,然后,他就听见太宰治噗噗地笑了起来。

    两人,或者说两人一猫此时的对话发生在从港口黑手党包下的酒店出去的路上,在十几分钟前,面色铁青的琴酒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黑衣组织其他清醒着的人都震惊了,两人也就借着这个由头告辞。

    不过,太宰治倒是有在那一片混乱中看见了除了伏特加之外的几人假惺惺关心的脸。

    实在是太假了,特别是安室透,他眼中的幸灾乐祸已经要溢出来了。

    两人一猫离开,在脱离了黑衣组织的视线后,太宰治向外交官询问了刚才还没来得及说出的关于琴酒的事情,然后在下楼的功夫,外交官向鸢眸少年进行了说明。

    “武装侦探社,真亏他们能想出这样的理由。”笑到肚子痛的太宰治指腹擦了擦眼角的眼泪,遗憾地道,“可惜啊,我没有看到琴酒当时狼狈的样子。”

    “虽然以前也没和他相处过,不过看到他的黑历史也不算亏啊。”在感叹完后,太宰治话锋一转,“所以呢,您见过将琴酒送进去的那两个武装侦探社的人了吧。”

    “见到了,当时他们正急着出去。”外交官与少年一前一后穿过了酒店门口的旋转门,他比少年高上一些,在跟他说话时,除了侧头外,还要微微低头。

    在等待门旋转打开的空档,他这样回应道:“是和你差不多大的两个少年哦,太宰君。”

    “是嘛……”听着这个形容,大概能猜出是谁的太宰治淡淡地回应。

    太宰治与青年会的成员,原则上来说,他们虽然都在追求那一个干部之位,彼此之间却没有什么勾心斗角。

    因为,干部之位考察的是能力,下面的人就算再怎么斗,要是能力不行也没有用。

    同样的,如果真有一天,他们之中有人当上了干部,其他人也绝不会有什么怨言,因为他们肯定会先看到这人强于其他人的能力。

    因此,在平时的相处中,大家都很平和,就像普通公司的普通同事之间一样相处,碰见时偶尔也会聊个天。

    总之,能像中原中也一样让太宰治变得如此跳脱的,也是仅有一个。

    “啊,我还没说呢,太宰君,”外交官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说道,“在得知琴酒来到横滨后,我马上通知了首领。”

    外交官比太宰治的职位高上一些,算是他的上司,少年并不能向面对他的属下一般随意。

    在听到他说的话后,少年抬眸,做出了一副认真倾听的姿态:“嗯?”

    “所以,首领说,如果见到了你,就顺便问问,观察了黑衣组织来的人这么多天,你有得出什么信息吗?”

    ……

    “哦,那个啊。”

    “喵~”

    少年捏住了猫咪的肉垫,稍微一用力,猫咪锋利的爪子

    便伸了出来。

    翠花感受着爪子上的力道,无奈地喵了一声,前腿一挣,脱离了太宰治的手,然后又后脚一蹬,跳上了少年的肩膀。

    在少年的哎哎声中,翠花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他的脖子,攀在了他的肩上。

    确定猫咪稳稳当当后,太宰治收回了平放在猫咪身下的手掌,重新看向外交官。

    他陈述道:”这么多天的观察,我发现,黑衣组织内部其实十分松散,底层人员没见过,但是,这些代号成员之间可没那么团结哦?”

    少年重新看向前方,语气随意。

    “总之,看起来很脆弱的样子,很难想象对方为什么会成为里世界出名的犯罪组织。”

    而且……

    脑海中回想起威士忌三人,眯了眯眼。

    即使再怎么伪装,有些东西依然会暴露的。

    这就像是横滨普通市民与擂钵街出身的人一样,总会有一些东西,与他身处的立场格格不入。

    就是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有哪些人的手笔了。

    想了这么多,时间其实也只有一瞬。

    下一秒,少年就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他好奇地问道:“所以呢,森先生问这么多是有什么打算吗?”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外交官’而已,怎么能猜测首领的想法呢?”外交官微笑着摇了摇头,事实上,他也的确不知道。

    但是……”有一个我个人的猜想,有小道消息称,黑衣组织正在进行人体试验。”

    “哦?”少年有了些兴趣,“哪里的小道消息?”

    “我也是听其他组织的人说的,”外交官将发丝从唇边捻开,嘴角勾着笑,“至于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人是从哪里听的,这就不知道了。”

    “而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太宰治陷入沉思,“实验的场地,药物和资金,都需要有来源。”

    “为他们提供这些东西的人必定拥有极其强大的背景,或者拥有十分充足的资金。”

    所以,不管是企业家,政府高层,还是富豪,都有可能是黑衣组织的一员。

    “野心真大啊。”少年感叹。

    “我新得到的资料中,更新了黑衣组织内成员的资料,其中有一位代号为贝尔摩德的成员,她的真实身份是克丽丝·温亚德,”外交官刚想往下说,突然对上了太宰治投过来的茫然的眼神,“……太宰君,你不会不认识吧?”

    “我的确不认识,那是谁啊?”太宰治难得乖巧的点头,然后侧头看了看翠花,“花子你听过吗?”

    猫猫与少年对视,清澈的猫瞳中同样写满迷惑。

    [吾辈也不认识,那个什么克丽丝,好陌生的名字。]

    “所以,那个克丽丝什么的,是很有名的人吗?”太宰治问。

    “是克丽丝·温亚德,她的确很有名,因为她是女影星莎朗·温亚德的女儿。”外交官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掏出手机,调出照片给太宰治看了一眼。

    鸢眸少年

    盯着照片看了几秒,突然恍然大悟:“哦~我好像的确在电影中看过这张脸。”()

    这是莎朗&ddot;温亚德,准确来说是她年轻时的样子,而作为她的女儿,克丽丝&ddot;温亚德几乎和她年轻时长得一摸一样,区别就只是眸色不同而已。

    ?不吃焦耳提醒您《猫猫我啊,养两脚兽捏》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

    外交官缓缓地道:“不管是克丽丝还是莎朗,她们都经过片场化妆师的考验,可以肯定样貌上没有被改变过,也就是说,那就是她们自己的脸。而我们知道,眼睛的颜色是可以伪装的,但是,人与人之间却不能长得一模一样。”

    “您的意思是,您猜测,是她,不是她们,如今年老,无法演戏的莎朗才是披上伪装的那一个。”太宰治抬手,摸了摸下巴,“唔嗯,有趣的猜想。”

    “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想法。”

    “是嘛,”太宰治倒是并不在意这种猜想,他只是意味深长道,“如果真是这样,异能特务科可就有的忙了。”

    “希望他们能加把劲,努力查到黑衣组织上,毕竟这可不是港口黑手党的工作。”

    外交官没有再回应,因为这时,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了两人面前。

    “我不能在外面待太久,就先回组织了。”感受到已经开始从远处投来的视线,外交官笑着道,“太宰君呢?我可以捎着你和花子一起回去哦?”

    “不用了。”太宰治也同样笑着,礼貌地拒绝,“多谢您的好意,不过,我可不想回去面对成堆的文件啊。

    而且,我还没吃午饭呢~”

    “哦,也对,”外交官才反应过来,“那我就先走了,你快去吃饭吧。”

    “嗯,再见。”

    外交官看了看太宰治后面被蹭白的衣领,想了想,数值极高的情商终究是没让他问太宰治是不是不小心蹭上墙灰,他只是在颔首后坐上了车。

    车子发动,开始加速,渐渐离开了太宰治的视线。

    在车子驶出之后,少年脚步一动,转了个方向,一张俊脸也垮了下去。

    “啊——好饿啊!”太宰治撇着嘴抱怨,然后看向肩膀上的猫咪,眼睛一转,唇角一勾,“要不就把花子烤了吃了吧!”

    “喵!”

    猫猫怒目而视。

    [竟敢妄想吃吾辈,吾辈要教训不听话的崽崽!]

    “哎哎,花子别打,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嘛~”少年眼疾手快地抓住猫爪子,语气委委屈屈,带了些黏糊劲,就像是在撒娇。

    然后,他狡黠一笑:”现在先不吃花子,等真的没东西吃了,再把储备粮花子吃——啊,好痛!”

    还没到一岁的猫猫淡定的收回爪子,就像是牛仔收回了他的木仓,就差吹一吹爪子尖尖上那无形的烟了。

    [小样儿,以为抓住吾辈的一只爪子,吾辈就教训不了你了吗?吾辈还有另一只!]

    橘猫悄咪咪地挺了挺毛茸茸的小胸脯。

    “好嘛好嘛,我不说了,”不想再挨第二下的少年及时止损,“我们就来商量午饭要吃什么吧?既然是庆祝逃班,当然要吃点好的啦,要不要去吃大闸蟹,上次路过一个家庭餐厅,看到里面好像有卖。”

    “喵。”

    [不要只想着吃螃蟹,要均衡膳食啊。]

    想得挺美,可惜,太宰治的计划刚迈出第一步,就受到了阻拦。

    看着将自己抓进阴暗角落的男人,少年挑了挑眉。

    “所以,你是哪位?”!

    ()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